苏请儿

泥嚎,这里苏请儿,主吃all安,雷安
比较的害羞,所以会显得高冷。
叫我请儿就可以了,如果来找我玩会非常高兴的。

鸢尾花

  幸得识卿桃花面,自此阡陌多暖春。
  起先神近耀不知这诗的意思,可自打遇着了安迷修之后,他就大约懂了。
   神近耀自然记得,那日,和风暖阳,细柳初展,他回头抬眼细细叫了句:师兄。登时溢满了春色于天地。可真是谓,回眸一笑百媚生。
   今日神近耀卧于塌上执卷捧读,忽感寒气凉身,便唤了丫鬟递来手炉。可巧安迷修卷帘而进,“今日天转凉了,日后若想常常相携游马十方必是不能了。”安迷修展扇轻笑道。“有何不能?莺儿,沏茶。”“师兄近来可真是得闲。也不大练剑了。”“你不来,我一人练也挺乏味的。你若不来,我还真就不练这剑了。”“师兄又在拿我打趣了。对了,前些日子,西洋那边进来一批新鲜玩意,其中有朵叫鸢尾的花,我瞧着挺好,今日便拿了于你,哥哥可得好生伺候着,如若懈怠,我可定不饶你啊。”“一定一定。”神近耀抿嘴品茶道。
   “师弟,可是有心事。”“哥哥真是眼力过人,哥哥可还曾记得与我世交的宋兄。”“恩。”“他,把我引荐给了当今圣上,我啊,现今成了那太平公主的驸马爷。”“那太平公主我略知一二,坊间一直流传着她有姽婳之态,含喜流眄之目,你若去了京城成亲,凭了你的才,定是声名鹊起。”“哥哥,我也是打算如此,我估计,明天就动身吧。那哥哥,弟弟就先告辞了。”语毕便携扇而走。
     当晚神近耀便痴痴的练了一晚的剑,却总觉得不及那人的一分风骨,任凭月光吊栏,青丝染霜。直至天明,鸡鸣三声,才甩手将剑于墙角扔落,自此宣称,再不练剑。
     三日后,算着安迷修该领了诏荣归故里了,便披了件大红袍子驾马出府。只为了在人潮中再看他一眼,以慰心安。
    却不见登时安迷修立于那朗安楼上,身着一袭红装,细眼看去,原是那血染满了素衣。原来安迷修拒绝了这天赐姻缘,圣上一怒之下便将安迷修于凌迟处死,他拼了命才赶回来。
   “安迷修!”“神近耀,谁允许你不练剑了,可得好生接着我阿。”安迷修闭眼附身而下。神近耀接住他抱起了回府,次日再去府上寻他去时,只见神近耀身着大红喜衣于帐里静寐着,再唤不起。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