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请儿

泥嚎,这里苏请儿,主吃all安,雷安
比较的害羞,所以会显得高冷。
叫我请儿就可以了,如果来找我玩会非常高兴的。

哑巴。

      神近耀可以和安迷修保持纯洁的友谊吗?
   不能吧。
    神近耀喜欢安迷修,这是他在他交往了第一个女朋友后明白的。
   那姑娘给给神近耀告白时,说喜欢他的沉默帅气,他的高冷,以为他是只对自己好的外冷内热的类型,可是她错了,神近耀对她的,只有沉默。俩人一起时,都是姑娘主动的,去看哪场电影,去哪里吃饭,去什么地方约会。
   姑娘的闺密也劝她,女孩子这么主动不好。可她就是固执的要和神近耀在一起,说是就喜欢他的木头劲。
   至于为什么答应,神近耀也说不清,可能是当时姑娘告白时,安迷修在不远处做出了‘千万不要拒绝可爱小姐姐’的手势,他心里一乐,就模模糊糊的答应了。也可能是那姑娘的清秀眉眼有点像安迷修,他一怔,便答应了。但无论是哪个结果,他都不想承认,他和安迷修,没结果。
  神近耀在沙发上闭着眼睡着了,影影绰绰的想起,他第一次和安迷修见面的经历。
   他搬来这个地方的时候,还是个小鬼,下午出去散步的时候,看见个全身乱糟糟的小屁孩蹲在墙角哭,他也没搭理,去转角的商店买了一瓶汽水便回家了。
    到第二天下午散步的时候,几个大屁孩拦住了他去买汽水的路。“有事?”神近耀皱了皱眉。“你很有钱嘛,请我们几个喝喝呗。”“无聊。”神近耀转身欲走。“你这家伙。”胖一点的伸出拳头作势要打他。神近耀从小便练习跆拳道,他们几个人哪能打过他。于是那几个大屁孩后来便鼻青脸肿的哭着找妈妈去了。
    当时,安迷修目睹了这一切。
    第三天的时候,又有人挡住了神近耀的去路,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屁孩就是安迷修。“有事?”神近耀至今仍记得,当时安迷修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死死抱住他的大腿,求他收自己为徒。神近耀看这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架势,就勉强同意了。
   这世间的爱无非分两种,一种是一见钟情,一种是日久生情。神近耀就属于后者。和安迷修一起的日子,大约有了十年,神近耀就喜欢了七年,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叠加。
   他也采取过行动,但没有得到安迷修的回应,神近耀就假装成了一个哑巴,这一哑,就是七年,他从未对安迷修说过什么告白的话。
    安迷修不喜欢神近耀,这是安迷修在神近耀交往第一个女朋友之前就意识到的。
    安迷修不是傻子,当神近耀温柔的为他弄下脸上的异物时,当神近耀默默的每次都和安迷修去同一所学校时,当他模模糊糊快要入睡被神近耀偷亲时,安迷修就了然于心了。
   可他并不喜欢神近耀,强扭的瓜不甜,这是他面对神近耀时的想法。
   所以他就成了傻子,面对于神近耀的温柔,他权当瞎了。
     谁说安迷修和神近耀不能保持纯洁的友谊的,明明一个打死不说,一个拼命装傻。
   
    一个假哑,一个心哑。 @耀安小基地 (作业。)

评论(2)

热度(8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