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请儿

泥嚎,这里苏请儿,主吃all安,雷安
比较的害羞,所以会显得高冷。
叫我请儿就可以了,如果来找我玩会非常高兴的。

题目【忍】

p1是真实的安迷修
p2是神近耀眼中的安迷修 (师弟怎么这么可爱,不行不行,想。。。。太阳。。这是要坐牢的。在忍一会吧。)
@耀安小基地 交作业了

鸢尾花

  幸得识卿桃花面,自此阡陌多暖春。
  起先神近耀不知这诗的意思,可自打遇着了安迷修之后,他就大约懂了。
   神近耀自然记得,那日,和风暖阳,细柳初展,他回头抬眼细细叫了句:师兄。登时溢满了春色于天地。可真是谓,回眸一笑百媚生。
   今日神近耀卧于塌上执卷捧读,忽感寒气凉身,便唤了丫鬟递来手炉。可巧安迷修卷帘而进,“今日天转凉了,日后若想常常相携游马十方必是不能了。”安迷修展扇轻笑道。“有何不能?莺儿,沏茶。”“师兄近来可真是得闲。也不大练剑了。”“你不来,我一人练也挺乏味的。你若不来,我还真就不练这剑了。”“师兄又在拿我打趣了。对了,前些日子,西洋那边进来一批新鲜玩意,其中有朵叫鸢尾的花,我瞧着挺好,今日便拿了于你,哥哥可得好生伺候着,如若懈怠,我可定不饶你啊。”“一定一定。”神近耀抿嘴品茶道。
   “师弟,可是有心事。”“哥哥真是眼力过人,哥哥可还曾记得与我世交的宋兄。”“恩。”“他,把我引荐给了当今圣上,我啊,现今成了那太平公主的驸马爷。”“那太平公主我略知一二,坊间一直流传着她有姽婳之态,含喜流眄之目,你若去了京城成亲,凭了你的才,定是声名鹊起。”“哥哥,我也是打算如此,我估计,明天就动身吧。那哥哥,弟弟就先告辞了。”语毕便携扇而走。
     当晚神近耀便痴痴的练了一晚的剑,却总觉得不及那人的一分风骨,任凭月光吊栏,青丝染霜。直至天明,鸡鸣三声,才甩手将剑于墙角扔落,自此宣称,再不练剑。
     三日后,算着安迷修该领了诏荣归故里了,便披了件大红袍子驾马出府。只为了在人潮中再看他一眼,以慰心安。
    却不见登时安迷修立于那朗安楼上,身着一袭红装,细眼看去,原是那血染满了素衣。原来安迷修拒绝了这天赐姻缘,圣上一怒之下便将安迷修于凌迟处死,他拼了命才赶回来。
   “安迷修!”“神近耀,谁允许你不练剑了,可得好生接着我阿。”安迷修闭眼附身而下。神近耀接住他抱起了回府,次日再去府上寻他去时,只见神近耀身着大红喜衣于帐里静寐着,再唤不起。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

搞基日常(一)

        早上起来的时候,安迷修坐在床上,目光如炬,看了看旁边睡姿不雅“是大”字型的人,痛苦的扶着额。今天,是他和雷狮同居的第三十天。
      他收拾好东西,整理好衣服,看了一眼死猪一样的雷狮,不忘好心的叫他起床,毕竟晚起也对身体不好。“雷狮,你个膘,起床了。”安迷修附脸过去温柔的大声喊叫。“吵什么?啊?星期天的,不就是休息的吗?再吵我就办了你。”“你明明整天都是窝在沙发上看着手机,时而猥琐的笑笑,哪累了?算了,我出门了。”安迷修转身欲走。
     “等等,你要去哪?”雷狮拽住了他。“我找了份兼职,包吃包住。晚上回来。”“哦?这么说,你是被包养了。”雷狮支着头对安迷修笑笑。“不跟你贫了,走了。”“路上小心啊,小白脸。”安迷修关上门权当没听见。
     安迷修的工作是一家超市的收银员,这家超市的规模不大,客流量也小,所以安迷修的工作也挺轻松。安迷修也不是很缺钱,但是由于雷狮的插入♂,家里多了一个人,开销也就大了,所以他不得不出来打工。况且雷狮也不去学校,他得供雷狮上学啊。
    安迷修想起他捡到雷狮的那天,不那么刺眼的阳光,穿过树叶的缝隙,撒到他的掌心,透过淡淡的光圈,雷狮就蹲在那里对他笑。
    安迷修就静静的看着他,对视良久,雷狮就走上前,挑起他的下巴。“带我回家。”他缓缓道。
    当时对安迷修来讲,可真真是一见如故,眉眼成书。
    事实证明,安迷修错了,雷狮这好看的皮囊表里不一,有趣的灵魂只会贫嘴。
  安迷修下班回家时,看到一小群猫咪,心底升起一股柔软。
   他打算回家给雷狮一个爱的拥抱。
   然后他推开门就看见家里一团乱。“雷狮,你他娘的是不是又是又偷吃冰箱里的东西了?”“胡说,老子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?”“每一天!”
   然后他们俩就gaygay的打了一架。
      

哑巴。

      神近耀可以和安迷修保持纯洁的友谊吗?
   不能吧。
    神近耀喜欢安迷修,这是他在他交往了第一个女朋友后明白的。
   那姑娘给给神近耀告白时,说喜欢他的沉默帅气,他的高冷,以为他是只对自己好的外冷内热的类型,可是她错了,神近耀对她的,只有沉默。俩人一起时,都是姑娘主动的,去看哪场电影,去哪里吃饭,去什么地方约会。
   姑娘的闺密也劝她,女孩子这么主动不好。可她就是固执的要和神近耀在一起,说是就喜欢他的木头劲。
   至于为什么答应,神近耀也说不清,可能是当时姑娘告白时,安迷修在不远处做出了‘千万不要拒绝可爱小姐姐’的手势,他心里一乐,就模模糊糊的答应了。也可能是那姑娘的清秀眉眼有点像安迷修,他一怔,便答应了。但无论是哪个结果,他都不想承认,他和安迷修,没结果。
  神近耀在沙发上闭着眼睡着了,影影绰绰的想起,他第一次和安迷修见面的经历。
   他搬来这个地方的时候,还是个小鬼,下午出去散步的时候,看见个全身乱糟糟的小屁孩蹲在墙角哭,他也没搭理,去转角的商店买了一瓶汽水便回家了。
    到第二天下午散步的时候,几个大屁孩拦住了他去买汽水的路。“有事?”神近耀皱了皱眉。“你很有钱嘛,请我们几个喝喝呗。”“无聊。”神近耀转身欲走。“你这家伙。”胖一点的伸出拳头作势要打他。神近耀从小便练习跆拳道,他们几个人哪能打过他。于是那几个大屁孩后来便鼻青脸肿的哭着找妈妈去了。
    当时,安迷修目睹了这一切。
    第三天的时候,又有人挡住了神近耀的去路,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屁孩就是安迷修。“有事?”神近耀至今仍记得,当时安迷修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死死抱住他的大腿,求他收自己为徒。神近耀看这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架势,就勉强同意了。
   这世间的爱无非分两种,一种是一见钟情,一种是日久生情。神近耀就属于后者。和安迷修一起的日子,大约有了十年,神近耀就喜欢了七年,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叠加。
   他也采取过行动,但没有得到安迷修的回应,神近耀就假装成了一个哑巴,这一哑,就是七年,他从未对安迷修说过什么告白的话。
    安迷修不喜欢神近耀,这是安迷修在神近耀交往第一个女朋友之前就意识到的。
    安迷修不是傻子,当神近耀温柔的为他弄下脸上的异物时,当神近耀默默的每次都和安迷修去同一所学校时,当他模模糊糊快要入睡被神近耀偷亲时,安迷修就了然于心了。
   可他并不喜欢神近耀,强扭的瓜不甜,这是他面对神近耀时的想法。
   所以他就成了傻子,面对于神近耀的温柔,他权当瞎了。
     谁说安迷修和神近耀不能保持纯洁的友谊的,明明一个打死不说,一个拼命装傻。
   
    一个假哑,一个心哑。 @耀安小基地 (作业。)

论各路大佬如何追人。(一)

【雷安的场合】:

      雷狮费了好大劲才把安迷修约出来,他们先去看了场电影,之后在海边散步。
    这时候安迷修突然说:“恶党,谢谢你带我出来,我很喜欢大海。”
     雷狮为了抓住这个告白的好机会,于是深情款款说“你喜欢大海,我爱过你。”
     (安迷修:“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?为什么我突然很想打他?”)

  【嘉安的场合】:
  
     年幼的嘉得螺丝得知了雷狮的行动,其实他也酝酿了很久,但苦于不管是他先告白还是安迷修先告白,安迷修都得坐牢,所以他暂时还没有行动。
  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大敌当前,不得不动。
   于是他第二天就写了情书满脸通红的交给了安迷修,然而直男安哥迟迟没有get到他的点。
   最后,愚钝的安迷修被傲娇的嘉得螺丝乱棍打死。

   【瑞安的场合】  :
   
    得知了雷狮及嘉得罗斯已经开始行动了,格瑞觉得他再也不能这么无所事事的喝牛奶下去了。于是他换了成熟大人的咖啡,喝了一整天。(咖啡和牛奶混在一起还不错。)
   
     【埃安的场合】:

       得知了各路大佬都开始了追人计划,埃米觉得他也得行动起来,但是以自己的实力,根本肛不过前五大佬。怎么办呢?
       聪明的埃米想到了一个方法,他偷了艾比的内衣裤,谁还不是个小公主阿,埃米边化妆边想。
       于是他成功的约了安迷修出去,并成功的和安迷修甜蜜的一整天。
    (埃米:计划通!)
     雷狮他们几个人得知了,觉得这个方法不错。

    

   于是下一篇文是,【各路女装大佬如何追人】。(误)

青浮尘。(二)

  晚上,雷狮躺在床上,把对安迷修的想法归结为一见钟情,开始回忆着昨天他和安迷修的见面经历,但是,安迷修好像连正眼都没有瞧过自己,难不成自己是个抖m?雷狮不禁怀疑到。但是这种想法很快被他抛至脑后了,昨天他偷看安迷修的时候,满眼都是霅霅之感。
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雷狮计划着向安迷修表白,他谁也没有告诉,自己消化着这个想法。按理说,以他的骄纵性格应该会广而告之,但他只是默默的刺探着安迷修。
  “呦,早。”和卡米尔进入教室的时候,雷狮向安迷修打了个招呼。正当卡米尔给自己大哥的礼貌惊奇时,雷狮已经回到了座位,他也就没再说什么。
  安迷修点了一下头表示回应,“啧,你可真冷,好歹我们也是同桌。”安迷修没说话,雷狮感慨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安木头。
  上课的时候,安迷修勤奋的记着笔记,而雷狮睡的正香,因为他很聪明,早就在家把高中的课程自学完了,所以到学校来只是走个过程,只要结果就好了。
  但老师对他这种行为很不满,将其视为了自甘堕落,这才刚开学,雷狮就给他整这一出,这不是存心看他笑话吗?于是他把雷狮叫了起来,“同学,你知道我刚才讲的问题是什么吗?”。“啊,等下,我看一眼题,恩,这个问题是正确的。”雷狮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。讲台下开始有了骚动,“安静安静,那我再出个题。”本来就是基础内容,所以雷狮回答上来他也不意外,但是因为简单就如此敷衍,这让他受到了极大的轻视,所以他打算写一个后面的内容,让雷狮减减锐气。
   “7。”老师刚写完,雷狮就报出了答案,他一惊,半截粉笔掉落在地上。“这位同学预习的很好,那这道题呢。”老师已经开始给自己找台阶下了,但他仍不死心,直接出了一道高二题。“13。”雷狮淡然的看着他。“坐下吧,以后上课别睡觉了。”老师扶了扶眼镜,拿上书继续讲课。
    下课时,雷狮刚好醒了,他打算继续去骚扰安迷修,几个人在他座位旁边围了起来,在向安迷修那边看去,他已经出去了。“干嘛?”啧,打扰了我追人的路,这几个人最好有事,要不然就把他们揍一顿。
    “你小子,刚才很嚣张嘛。”“怎么,要打架?”雷狮不禁嗤笑。“放学后,校门口的旁边小巷见。可别不敢来。”几个人说完就走了。“大哥,什么事?”卡米尔从座位走了过来,他和雷狮不一样,需要认真记笔记才能保持成绩。“没什么事,就那几个垃圾找我约架。”“大哥,你要去。”“当然,他们可是,让我很火大阿。”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空空的座位。
  放学后,雷狮如约来到了地点,他没有叫其他人,因为他觉得,就这几个东西还不至于闹起什么事来。对方的人并不多,因为才入学,形成的团体还不大,也才三五个人。这几个混混也只是没什么厉害的,纯粹是唬人,不过是想通过干赢一场架来结识更多的人来壮大自己的队伍。所以,雷狮很轻松的就把他们几个纸老虎撂倒了。
  但是混混虽然不厉害,卑鄙的招数却懂的很,假装倒地的一个拿着棍子向正欲回家的雷狮挥了过去。雷狮只听见后面一声响和倒地的声音,向后面看去时,安迷修在那里站着。
  “下三滥。”安迷修如是说道,雷狮乐了起来。